如何破解乡村儿童的家庭教育“三重弱化”困境?

发布时间: 2022-06-11 00:53:32 来源: 教育 栏目: 教育知识 点击: 133
媒体:人民政协报2022-05-18 12:23 家庭教育是儿童社会化最基本的场域。在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颁布实施的背景下,如何提升广大乡村地区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促进乡村地区儿童发展、...

媒体:人民政协报 2022-05-18 12:23

家庭教育是儿童社会化最基本的场域。在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颁布实施的背景下,如何提升广大乡村地区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促进乡村地区儿童发展、增强贫困家庭内生能力,从而推动乡村教育振兴,成为当今社会关注的话题。在5月15日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举行的“关注乡村家庭教育,赋能乡村振兴”家庭教育论坛上,多位专家为乡村家庭教育赋能建言——

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窘境

“为了生计,我和妻子常年在外打工。15年来,没有给大女儿过一次生日……”给女儿过一次生日,成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务工人员蓝汉文藏在心里的愿望。

“要是我当了爸爸,我就每天和孩子在家一起吃饭,陪他们一起去爬山”……这是来自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乡新星小学一个留守儿童的心里话。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这种生活中的常事,却成为这些留守儿童内心的奢侈。

一边是为生计所迫不得已外出务工的农村家长,一边是内心对亲情陪伴渴望的留守儿童……这成为当今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过程中带来的新问题。而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也成为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背景下,社会关切的重要问题。

“农村留守儿童是家庭教育的重中之重,也可能是难上之难。”在北师大举行的“关注乡村家庭教育,赋能乡村振兴”家庭教育论坛上,中国少数民族教育学会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郑新蓉教授用2021年年底民政部系统公布的一组数据表明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数据显示,“十三五”末期我国有600多万农村留守儿童,其中96%是由祖父母隔代监护和亲友看护。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位乡镇长所说的这样一段话一直让郑新蓉心情难平:“农民的‘背井离乡’打工富了家庭经济,耽误了农村孩子。不出去吧,立马就穷,人均不到一亩地,饭都吃不上;外出吧,留守孩子大部分在学习和身心健康上放任自流,城里人的素质和农村人的素质差距越来越大……很多孩子甚至得不到最基本的家庭温情。”

因为长期从事民族地区、农村地区教育工作,郑新蓉去过很多留守儿童所在的学校调研,让她心酸的一幕是,“孩子们不谈父母都挺好,一谈父母眼泪汪汪……”在郑新蓉看来,外出务工的父母大多期待用金钱和物质来弥补亲情的缺位,从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衣食父母”。教育的缺失和监管的缺乏,还让留守儿童成为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高危人群。

“农民工将孩子留在家乡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而学校也因此承担着繁重的留守儿童在学业、行为、健康、安全等方面的多重责任。”郑新蓉介绍,很多农村学校单向度追求升学,忽略全面发展和留守儿童的成长问题。且很多教师也比较远离农村生活,成了简单的学校内的陪伴者。在她看来,有限的学校资源,以及乡村活力不足成为留守儿童发展的瓶颈。“如何弥补留守儿童因父母不在身边的情感缺失?如何建立长期且稳定可信赖和支持性的亲密关系,这是我们要面对的课题。”郑新蓉说。

郑新蓉教授的观点亦得到华中师范大学雷万鹏教授的共鸣。20多年来,雷万鹏和团队一直关注乡村教育发展,在全国很多省市进行了深入的田野调查。在田野调查中,很多留守儿童的祖辈反馈,现在的年轻人只顾生孩子,生完就将孩子交给老人。老人身体不行,在知识、能力方面也跟不上时代,所以很难把孙辈带好。

2017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也显示:95%的留守儿童主要监护人是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监护人平均年龄接近60岁,文化程度70%是小学及以下,而且留守儿童与父母分离半年到一年的比例超过50%,甚至有8.2%的儿童一年内没有见到父母。

基于乡村田野调查的数据结果及我国留守儿童监护人的实际状况,雷万鹏指出目前乡村儿童的家庭教育面临着“三重弱化”的困境:乡村家长的教育素养相对于城市家长而言是弱化的;乡村地区家校合作也相对弱化;乡村地区提供给家长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也相对弱化。他期待,未来要进一步从城乡一体化的角度去思考,整合家校社资源,从而帮助乡村儿童家庭教育走出窘境。

赋能乡村儿童家庭教育:每个人都是行动者

本文标题: 如何破解乡村儿童的家庭教育“三重弱化”困境?
本文地址: http://www.smqyey.com//zhishi/103587.html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思茅教育-云南思茅教育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清心渡FPE·1231赋能家庭教育系统


下一篇:提升乡村家庭教育质量迫在眉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