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科与领域:家庭教育学科建设的合法性分析

发布时间: 2020-09-14 03:57:34 来源: 教育 栏目: 教育知识 点击: 109
学科是一个知识生产、形成体系并被确立为一种制度安排的过程,是大学专业设置与人才培养的依托。学科既是关于...

学科是一个知识生产、形成体系并被确立为一种制度安排的过程,是大学专业设置与人才培养的依托。学科既是关于某个领域知识和话语的表达,也是这个领域研究者的一种行为方式,同时还是一套制度安排。比如,首都师范大学现在设置的一级学科教育学,下面有五个二级学科,包括教育学原理、课程与教学论、教师教育、比较教育学和教育技术学。

那么,家庭教育在哪里?教育学中有没有家庭教育的二级学科?答案是没有。但是应不应该有?我们就从这一问题出发,来分析家庭教育学科建设的合法性。

一、研究现状:一些充满歧义的表达

首先是家庭教育概念表述上的争议。谈到家庭教育,大家都会意识对于这一概念充满了歧义。现在大陆所有的家庭教育政策文本都认为,父母是家庭教育的责任主体,实际上这是从狭义的角度来界定家庭教育。其实,这只是家庭教育的一个方面。

从台湾《家庭教育法》法条的表述中,可以发现其关于家庭教育的定义实际上来源于美国。在他们看来,家庭教育包括亲子教育,就是父母怎么去教育孩子;亲职教育,即教你怎么做父母;子职教育,就是教你怎么做儿女;还有夫妻关系的教育;再有家庭生活管理的教育,等等。可见,家庭教育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

家庭教育与日常生活是融合于一体的,它聚焦在私人领域,侧重的是在养护养育过程中培养人,更确切地说是一种人格教育、成人教育。学校教育通过学科教学,注重的是系统知识的教育;家庭注重的是教养;社会教育强调的是教化。

其次,谁在做家庭教育研究?家庭教育的研究队伍是否受过专业化的训练?其实,家庭教育研究团队的构成非常复杂。比如,很多父母在做家庭教育研究,我们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家庭教育培训,一些所谓“成功”的父母或者有一些育儿经验的家长,常常以研究者自居,开始与公众谈育儿经,分享家庭教育的体验。应该说他们的初衷是好的,也很感性和生动,很吸引家长们的眼球;还有一些群团组织,比如妇联在这个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一些中小学校也在探索通过家校合作,建立家长学校,在基础教育领域做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还有一些高等学校科研院所也都在家庭教育研究。虽然大家的侧重点不同,但是都在作出自己的努力和耕耘。

再次,大家在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做家庭教育研究?包括方法论层面,也包括具体研究工具的选择,研究方法的多样性,也让我们看到家庭教育研究的起步和深化。有基于个体经验的思考和分享,也包括一些理性的思辨,还有一些实证研究和个案分析,可谓多种多样。

最后,我们已构建了哪些知识体系?我们已看到,社会上已有系列的家教口号,还有教科书式的体系,也有各种各样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教材,好像很丰富。现在国内出版市场上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教材,大多是一岁一本(按儿童年龄编写),真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种现象非常明显。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去正视当前这种现状?如何秉持实践与问题取向去做家庭教育研究?如何编撰既有理论深度、又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教材?更为重要的是,如何真正开展起家庭教育学科建设,形成家庭教育研究系统化的理论表达? 这是我们大学的使命和责任。

二、遭遇的困惑:被边缘化的研究方向

家庭教育研究和学科建设遭遇的困惑,可能是很多学科在建设初期都遇到过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女性学研究也曾经历过这样的混乱。有人从阶级阶层的视角研究女性,有人从文化的视角审视女性,还有人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女性,也有从权力政治学的角度来探讨女性。当时的女性学是一个领域,没有形成一个学科。但是六七十年代之后,女性学逐渐成熟,其实是和它找到了一个核心概念,即社会性别有关。

家庭教育研究面临的问题比当年女性学的研究更为复杂。会涉及很多的领域,包括教育学、教育社会学、教育政策、教育法学、教育文化学、心理学、医学,等等。这是一个家庭教育研究的跨界讨论。家庭是一个个社会的细胞,在历史上曾经也是一个生产单位,现在在某些地区仍然还是这样。因此,对家庭产生影响的因素有很多,包括政治、经济、文化,还有宗教,等等。我们不能把家庭建设和家庭问题统统归结为是一个教育问题,这也是家庭教育研究的难点所在。

我们能否把家庭教育的研究聚焦在家庭的教育建构上,包括婚恋指导、婚姻关系指导、育儿教育、亲子教育、子职教育、家庭管理的指导,等等。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教育建构后面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建构。比如说像过去欧洲王室联姻,就是一种政治建构的家庭,这里面一定会涉及到门当户对的教育,这就属于家庭教育。至于政治联姻的动因,并不是教育的事情。教育建构本身折射了很多其他方面的社会建构,但是我们的聚焦点是在教育上。

本文标题: 学科与领域:家庭教育学科建设的合法性分析
本文地址: http://www.smqyey.com//zhishi/64433.html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思茅教育-云南思茅教育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打破传统的最强学术竞赛


下一篇:师情话忆(12)|张丽丽:孜孜日求益 犹恐业未薄

Top